送别一位萌芽人|你走了,我们给你念首诗  


送别一位萌芽人|你走了,我们给你念首诗  

今日凌晨抵京,未曾想却听到这个震惊的消息,没想到,真没想到。

一开始我听错了名字,以为是某个不认识的学弟,但说到你喜欢文学的时候,我又追问了一下你的名字,答案让我呆住了……

我多希望这次还是听错了,但没有,你真的离开了我们。

你喜欢诗歌,对格律音韵都十分熟稔,在萌芽文学社去年冬天举办的征文比赛中更是凭借一首《浪淘沙(小令别格)》拿下一个三等奖。

当时评奖的时候,几位老编辑在打分后纷纷都称这是今年诗歌投稿中的佳作,十分难得。其实这些年在文学社见到的诗歌是越来越少了,所谓“诗以言志”仿佛在当代已经被抛弃,这种局面再加上我自己是萌芽的首任诗词部部长,对喜欢写诗的同学总会多关注些。

而正如你自己说的,写这首《浪淘沙》除了表现游子思乡情愁之外,“也暗含对在外经历的不堪,写这个故事其实也有自讽之意。”当时的我觉得这是你的抒怀之作,却也未曾想到短短半年过去,你的世界却更添了几分沉重,乃至做出了这样一个选择。

我并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经历了什么,你离开我们之前看到了怎样的事物。虽然大家对原因总有各种猜测,我也并不赞同你的选择,但其实谁都不是你,谁都不懂你心中的世界。

人们常说,自古文人多悲秋,虽然你是个有才华的文人,可现在是夏天,我也只能告诉自己其实不用太悲伤的,或许你在更好的地方,也不用像我们这样受到炎热煎熬。

暑期北邮的校园很安静,安静得这个消息我们才刚刚听说,但既然是你自己的选择,还是给你念这首你自己写的《浪淘沙》吧,愿你在远方不再有苦痛,一路走好:

熠熠残阳,瑟瑟寒江,败红满径晚风凉。

千里哀鸿声去远,羁旅还乡。

皓月如霜,愁断人肠,向来历历自难忘。

忽见独明江岸火,泪湿青裳。

注:此词牌格律参照白香词谱,韵押词林正韵第二部平声。

(文/邵庭彪)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