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屋顶的花


咖啡馆屋顶的花

我到达巴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巴黎,这个浪漫的城市,最有情趣的就是醒着的夜晚了。这座城市,用她妩媚的身躯和奇幻的颜色吸引着每一个来这里旅游的游客。似乎这座城市与人的时间钟不同,白天的巴黎死气沉沉,夜晚的巴黎活力充沛。霓虹灯闪,音乐声散,月光,只不过是这座城市最亮眼的陪衬罢了。塞纳河畔旁,巴洛克式房屋边,情侣的嬉笑,爱情,给入夜的巴黎添加了酒红色的浪漫色。在这里,用“醉生梦死”形容毫不为过。

伴着悠扬的音乐声,我开始了一次期待的夜生活。我期待着能度过欢愉舒适的一晚,幻想着一醉方休,走出失恋和失业的压抑和折磨。压力麻痹了我的神经,让我朦胧地走在大街上,我的眼球已全然被街上琳琅满目的灯光吸引,它们就这样轻轻的诱惑着我,挑逗着我,轻浮地推着我前行。不知不觉间,我抬头一看,我竟然走到了“和平咖啡馆”的窗沿下。

伴着享受咖啡的本意,我轻轻地推开了门,走进了这家咖啡馆。这里出奇的安静:情侣们面带微笑,在他们的脸上还可以寻觅到酒红色,两人四目相对,爱情的火焰灼烧着他们;也不乏一些文学家,带了一本莫泊桑的《羊脂球》,静静地坐在那里品读;更不乏有相聚的老友低声轻语,交谈着过去和现在。

轻手轻脚地穿过过道,轻轻地坐在一个笼罩在黑暗的角落里,我点上了一杯咖啡,细细地在那里品味。也许是上天眷顾我,少顷过后,便有一位美丽的姑娘来邀请我一起喝一杯咖啡。她的长相确实符合我所有的审美标准:一头波浪般的金色秀发舒展到腰,蓝色的瞳孔炯炯有神,不算高挑的鼻子,恰到好处的嘴配上白皙的鹅蛋脸,让我不禁感叹这是上帝塑造出来的天使,不知为何而掉落凡间。确实我们是有缘的吧,这次相遇注定为我的夜生活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经过一番简短的交谈,我对眼前的这位来自德国的小姐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她叫安娜,是来自魏玛的一位平凡女子。不知道有什么原因,她是她父亲带大的。或许与我一样被巴黎吸引,她也来到了这里来度过假日时光。更不可思议的是,她的中文相当好,跟我不相上下,仿佛是土生土长在中国一样。她的手边有一本书,可惜封皮都是德文,我一点也看不懂。

“看起来你对我的书很有兴趣啊。”或许是我盯着书的时间太长,导致了有10秒钟没有说话,她便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

“尊贵的小姐,我想可能是的,所以…”她确实很有魅力了,原本面部表情绷紧的我也有所融化。

“嘻,看起来你的状态很不好啊,”她的微笑丝毫没有减少,拿起书在我眼前晃了晃,“这是拉贝日记,讲的是二战南京的事情,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脸色,面对如此美丽的女子苍白的脸上开始露出些许红色,我也再次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不过我很是好奇,为什么你要看关于战争,甚至是有关于南京的书呢?”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尽管很轻微却被我捕捉到,“因为我在13年的时候去电影院看到了《南京!南京!》这部影片,这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了,我本来以为只有德国的奥斯维辛是罪恶的,只有在纳粹集中营中才会出现如此恶魔”,她缕了一下头发,“直到我看到那部电影,我才知道,在东方,存在着一群和纳粹一样的恶魔,无恶不作。”

“所以这就是你中文这么好的理由?我的天啊,才仅仅两年,你的中文就这么好?”

“哈哈,是不是很令人意外?”更加灿烂的微笑在她的脸上绽放,“中文看起来很难,但是我好像有点天赋,但这都不重要,人嘛,总是有点天赋的。你也知道,我是爱好旅游的,基本上世界各地我都快去过了,为了这部电影,我还特地地去了南京一次。”

“相信你在南京收获肯定非常多。”

“我参观了南京的大屠杀纪念馆,那时候我中文还不算特别好,只能看懂大概1/2的文字,不过图片是不会欺骗别人的,或许我永远忘不了平民们迎接死亡时的眼神”,她摇了摇头,抿着嘴继续说道,“我父亲从小就跟我讲约翰.拉贝的故事,我对于他在南京所做的事情十分骄傲和自豪”,她轻轻地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小口,“无论是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即便有再多的冲突,也不要忘记基本的人性。我特意地去拉贝的墓前放了一朵花,他是整个人类的自豪,他和毁灭世界的希特勒虽然共处一个党派,但是他是个天使,落到地球上的天使,希特勒就是疯子,是撒旦的使者。”

“Waiter, two cups of coffee please.”我又点了两杯咖啡,凝视着婀娜多姿的她,她的话题确实很沉重,谈论战争和和平就必须有鲜血和眼泪做伴。大概10秒后,她恢复了本来的样子,熟悉的微笑又浮现出来,给予了我她很好的回应。

“我们应该庆幸,战争已经离我们远去,我们活在了和平时代。”

“哈哈,是的,”她微微转头,蓝色的瞳孔映出我不算英俊的脸庞,“很难想象在战乱时的人们的生活。”

“中国著名作家巴金先生的小说《家》中有一段描写写的很好”,我边说边看着她,迎接着她不解与期待的目光,“谁都感觉不到那不可抗拒的恐怖,都明白自己是逼近生命的边缘了。众人静静地等候,没有呻吟,没有挣扎。枪和炮的阴霾深入每个人心中。对比来看,我们的年代多么地好,没有枪炮,没有走在街上随时担心自己会死的恐惧。”

“看起来我应该去多读读中国作家的书了,哈哈”,她开心地笑了,“不过每个年代都会有黑暗的一面,不是么?”她挑了挑眉毛,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美国人为了利益的战争,中东恐怖组织和全世界人民的战争,嗯,还有很多啊。没有国家会违背利益的不是么?不过相比于利益的战争,恐怖组织好像更能威胁我们。”她突然停顿了一下,“我母亲就死在了911事件中,这群中东的恐怖分子真的太疯狂了。”

“不好意思,我不应该说这个的。”

“没关系。”或许是12年的沉淀,让她早已经把泪流干了,她只是把灿烂笑容收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跟我对视。我的脸霎时间变红,也免不得落得她的嘲笑。

“哈哈哈,你真的好腼腆。我这个词用的没错吧,中国好像就是这么用的。我们本来就应该多……”

不知道为何,突然外面出现了很大声的嘈杂声,我站起来刚想去看,便突然听到鞭炮轰鸣的声音,紧接着是麻木无力的眩晕感,然后就是无尽的黑暗……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瓦片覆盖,我忍着剧痛,爬出了咖啡馆的废墟,蓦然发现天空已经变成了血红色,阴暗代替了巴黎所有的灯光,终于使这座城市沉睡下来,只有呜呜的风声作伴。巴黎古典的城市结构不见了,只有一条黑暗无比的小路,有很多人默默地走在路上。

我的血顺着我的身体流下,落到了我身下已经被鲜血污染的瓦砾上。我已经不能行走,只能躺在废墟上呻吟,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呼喊,发泄我的疼痛。偶然间我一转头,发现了一片砖瓦上盛开了一朵花,妖艳的红色宛如人的鲜血,花朵向后开展卷曲,任由狂风呼啸。我再次看见了她,但这次她的笑容已经全部消失,如同其他人一样,默默地走着,没有任何表情。我努力地向终点望去,恍惚间看到了埃菲尔铁塔和塔底下光明的旋涡。那光明好像天国之光,照耀在每一个行走的人身上,让每个人都变成了天使;那光明罩在我的心上,温暖祥和,妙不可言。

或许铁塔后面的世界才是每个人真正的归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