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狱


越狱

不知道正在读文章的你可曾有这种经历,在某个不确定的时间,你的心情一下坠入谷底,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原因,你只是觉得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那么没有意义,带着这样的心情,你阴郁地度过一天、两天……突然某个时刻,由于某些不起眼的事儿,一些莫名想法,整个人又重新焕发出活力,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很美好。

我经常有这样的体验,只是周期较短,可能是两天,也可能是一天,亦或是一个下午,每每我处于那段低沉期的时候,我总会思考一些问题。想想最近有啥烦心事儿?能否解决?有啥值得开心的事儿,通常这三个问题想完后,我都会豁然开朗。然而,事情并非那么顺利,总会有时候这三个问题不能疏导我。

这时的我一定会陷入迷茫状态。此时的我会像一个哲学家一样去思考许多东西,而所有我所思考的内容都指向一个问题:我到底想要什么。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回忆我的高中三年,我最庆幸的不是学会了解析几何,不是人类繁衍遗传的关系,也不是哪些物质相遇会有奇妙反映,而是养成了写作的习惯,写作的过程是一个思考的过程,与其说我喜欢写作,不如说我更喜欢思考,写作则帮助我呐喊,宣泄掉心中所有的情绪,快乐、忧伤……高三的时候,我们班仍保持着织围脖的习惯,每天按时产蛋,但由于课业的关系,并不忍心花费过多时间在写作上,而愿意腾出更多时间留给数理化。在写作上多花点儿时间,都会觉得自己在偷懒,在虚度光阴,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为了通过高考的独木桥,放弃一下并没有什么不妥。

回到现实中的大学,更多的疑问,迷茫,自责扑面而来,压得我喘不过气,虽然在大学里度过了完整却不完美的一年,虽然看似我的学业与活动收获颇丰,但我心里的疑问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我始终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大学生活,我到底想要什么?或者,就现阶段而言,我想要什么样的大学生活,理智和现实的一面给了我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看看图书馆里忙碌的身影,看看实验室通宵的灯火,关于这个答案,我无可否认,我也十分确认它会是我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抛开理智与现实的一面,再细想情感与理想的狂欢呢?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热爱文艺,所以我去参加了合唱团,所以我提前一个月回校排练,这些对于我的考研也许并没有什么帮助。在北邮这样一个工科气息浓厚的校园,我也偶尔干着文科的活儿,写作,英语,但我无需内疚,因为我有充足的时间够我支配。

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大学生活?似乎这个问题已有初步的答案了,一如既往的学习,投入社团与学生工作的怀抱,但我始终没有摆脱那一个问题——我到底想要什么?

可是,文章写到这儿,我似乎解决了之前的困惑——为什么会突然沮丧,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只针对我,或者与我类似的一群人。生活就像是青藏线的公路,我们沿着既定的路线行驶在这条秀丽的道路上,欣赏着风光旖旎。我们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也不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我们只知道一刻不停地沿着这条路线行驶下去,这样的日子,于我而言是单调的。我会忍不住驶往这条轨道,开往牛羊中央,追逐落日,尽兴之后再返回公路,为何会如此开心呢?

我想,本性如此呢?我的人生有太多A类目标,他们对于我自己,我的家庭有着重要意义,我的人生也有充满诱惑的B类目标,他们有太多不确定性,但时刻吸引着我,我很喜欢一个英语单词:“whatever”.多么豪迈的一个单词,我就是要从A类目标越狱到B类目标,whatever。

人们常说,青春总得留下一些记忆,我却认为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得有属于自己的烙印,那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在每一个阶段越狱,那些曾经想环游世界而困于工作室的人们,何不找个最佳时机越狱,亲自烙上那个印,那些曾有音乐梦想的人儿,又何不找个时机越狱,完成一次自己的梦想,那些曾经有过教师梦想的人们,何不找个时机越狱,支那遥远的山区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人生需要不断越狱,尽管会伴随着代价,但也许会有更绚丽的风景等着你。

作者|张艺,萌芽文学社社员,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2014级本科生。

声明|萌芽文学社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