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冬一拳打碎的 是这个时代一颗无处安放的睾丸


徐晓冬一拳打碎的 是这个时代一颗无处安放的睾丸

尽管痛哭流涕的认错,徐晓冬还是被封杀了。来的没有一点点意外。

听说昨天徐晓冬的微博被封了,接下去恐怕直播账号和其他的社交账号都会被“消失”。国家机器一开动,牛鬼蛇神纷纷斥退,这倒是颇有几分大国意志的味道。

网上还流传一张武术协会发出的红头文件“谍照”,大意是说徐晓冬打雷公太极这件事,已经成为了敌对势力搞乱中国的抓手,各地武协不准再与徐晓冬约架。闻起来还是那股熟悉的配方奶粉的味道。

逻辑链条也很完整。戳穿雷公太极——挑战中国武术——扒皮传统文化——证伪文化自信——动摇国本理论。步步为营,层层递进,其心可诛。再加上徐晓冬老底被人翻了个底掉,早年在微博上说“钓鱼岛属于日本”“西藏应该独立”“中医都是垃圾”等等带路党言论被扒的坟头冒烟。茬架茬出个“敌对势力”,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一场有组织的街头约架,一下子把中国传统文化丢进了绞肉机里,刀片隆隆作响,血肉横飞。按照武术协会那份“莫须有”的敌对势力红头文件,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大概是很早就安排好了路线图。这锅看来是要甩给国安部门背,谁让你们没及时发现敌对势力的阴谋呢?

千里约炮只为钱

一个是自封的MMA综合格斗中国大使,另一个是自封的太极大师,用街头混混王八拳的方式,决出了中国武术和现代格斗的高下,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啊?

我很喜欢的央视老牌调查记者王志安,在徐晓冬胖揍雷雷之后,采访了两位当事人。老牌混子雷雷说不是被打倒,而是自己的布鞋滑了一下摔倒的,要是自己用内功,徐晓冬得把命留下。

徐晓冬倒是洒脱,说中国武术若是讲实战,99%都是假的,自己是打假,而不是打传统。不过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成功的定义:坐在钱堆出来的沙发上才算是成功。

千里约炮,哦不,千里约架只为钱,这一点两位“大师”倒是很统一。

我很欣赏徐晓冬的坦率,什么打假,什么单挑武林,什么正义道德,都是待价而沽,如果钱给的足够多,我徐晓冬也可以打假拳。朕就是这样的耿直boy。

徐晓冬选择传统武术这个“江湖”来引爆核弹,不可谓不聪明。经过这么多年影视作品的熏陶,民间野生出一大批的中华武术爱好者,连外国人也知道Chinese Kongfu惹不起,虽然海外华人防身也得用枪,但架不住日复一日的洗脑。突然有一天,号称武学宗师的太极高手,5秒就被干到血泪横流,这爆炸性效果,可比凤姐那句“前数500年后数500年没人比得上我”要威力多了。

徐晓冬说,以为能跟雷雷交手几个回合,没想到一打就趴下讨饶了。这绝对是谦虚了。以徐晓冬对中国太极格斗能力的了解,应该是早半年就知道这个雷雷走不过一个回合。选个软柿子,就是为了一举成名天下知,这绝对不是诛心之论。

一切都很顺利,3拳打倒,按地上猛揍泄愤,视频点击数百万,媒体蜂拥而至,武林震动,全中国老百姓都在问:徐晓冬谁呀,咋这牛X啊?

唯一没把握好的,是忘了这是在大力弘扬传统文化,追求文明独特性的中国。武协是拿你没办法,但大表哥有啊。

So sad but true~

领导好气功,全国轮子功

毫无疑问,领导们是很喜欢武术的。去年有领导访英,陪同的有成龙。他拉着成龙的手向英国朋友介绍说,他(成龙)会功夫,Chinese Kongfu,还做了一个格斗动作。

我记得有一次领导同志找人谈话,就讲到自己经常看搏击节目《昆仑决》。《昆仑决》也是这次徐晓冬猛烈抨击造假的节目之一。你看这不是作死吗?

徐晓冬作死的另一个目标,是武僧一龙。一龙自称是少林寺的和尚,学了一身少林武功。徐晓冬就爆料,说一龙喝酒吃肉玩女人,少林寺根本没这号人。还扒出一堆一龙造假的证据,不仅被日本中等水平选手KO,还找人打假拳,用蒙古人冒充日本人。一龙大概是不服,贴了一张照片出来:

光头的就是一龙了。我很好奇,一个武术家秀一个机枪算怎么回事?难道是中国版的《机关枪传教士》?看到旁边的蓝盔才恍然大悟,这是在告诉徐晓冬:老子是钦定的!

这让我想起一段更荒腔走板的往事来。上世纪末,我们国家流行特异功能,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特异功能研究所,全国范围内找各种人体的极限。特异功能大概是个外来的母鸡,到了中国马上就下了中国蛋,和气功结合起来了。

一时间神州大地冒出一大批野生的气功大师,什么胡万林,张宝胜,论资排辈的话都算是王林的长辈。气功治病什么的都是轻的,最出格的是一位叫严新的大师,一发功就能把大兴安岭的森林大火给灭了,据说还能发功摧毁原子弹。简直就是人形萨德。这些“外星球生物”登堂入室,一会见一下市长省长,一会见一下上将司令,最后堂而皇之的进了大内。

气功大师侯希贵和著名政治家合影留念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气功横行终于引出了李大师,颇有当年洪秀全创立拜上帝教的架势。然后分分钟就被赶到太平洋东岸去了。

当年也有一个刺头,出来挑战整个气功界,号称要打掉这些弄虚作假的神棍。这个人后来也一举成名,他的名字叫司马南。

司马南靠打架斗士的名声,捞了半辈子金。看来徐晓冬是没这个好命了。

硬不了的拳头 伤不起的蛋

徐晓冬狂是狂了点,找人教训一顿,也打的他叫爸爸,不就完了吗?

以前听过一个说法,说何谓王道?王道就是对手不乖,便从他身上碾过去;何谓霸道?霸道就是乖的也碾过去。 徐晓冬显然是属于不乖的,所以就被隆隆的机器粘成了泪人。

有人说,不就是戳破了一个假冒伪劣的大师吗?又不是真的要搞阴谋推墙,不至于非得封杀吧?

说实话我也很纳闷。按理说徐晓冬就是也体格强健一点的自由搏击爱好者,水平高也高不到职业的下沿。中国传统武术几千万的信徒,上万的宗师,随便找个能打的,扎扎实实的教训一顿,继扬眉吐气,也宣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良,不是很好吗?

后来仔细想了想,还真不是这么回事。要找个人打败徐晓冬不难,但是打败他就意味着开通了中国传统武术与现代自由搏击直达的高速公路。

你东德人愿意冒死翻柏林墙去西德可以,但要开个门让你们走是万万不行的。守大堤,就是要一个老鼠洞都没有。

换句话说,隔离比证明更重要,哪怕是忍些骂名。毕竟吃瓜群众都是健忘的。

为什么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来隔绝传统文化与现代主流文化呢?这就牵涉到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一种终极争论:世界究竟是趋同的,还是多样的?

说的好像很学术。不过换个词你们就明白了,那就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现在已经成了西方有害意识形态的代名词了。我们坚决的反对所谓普世价值的那一套逻辑,我们这个几千年不断绝的文明,有我们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和逻辑,每一个文明都有独特的价值观和逻辑。

为了证明中华文明的独特性,我们必须力保传统文化不失。武术不能丢,中医不能丢,国学不能丢,最好气功也不要丢。

徐晓冬打的虽然是雷雷的脸,碎的却是这个民族已经不知道该放哪的睾丸。屠呦呦诺贝尔奖挣回来的分,都让这两三个王八拳给丢尽了,这还不得急?

放不下的都是愁

我们上马哲矛盾论的时候,老师说事物的性质是有主要矛盾决定的,但主次矛盾是时刻变化的,次要矛盾也有可能上升为主要矛盾,从而改变事物的性质。

这么一大段话,翻译成现代流行语,就仨字:断舍离。

一样东西,虽然有毛病了但迟迟舍不得抛弃,大概率的要成为负担。感情是这样,感情出了问题,念旧不愿分开,最后多半要成为仇人。

癌症也是这样,有个溃疡,痛忍忍就算了;有个黑痣,有点痒忍忍也过去了。你不让它滚蛋,突然有天它就让你滚蛋了。

朝鲜也是这样。出了毛病,为了顾全大局忍忍吧,留给后人去想办法。后人今天也没办法了,小胖子看准了就死死的吃定你。

传统文化这个大篮子里,好东西多得是,垃圾糟粕坏蛋也比比皆是。这些垃圾糟粕,还经常变着法的恶心你,动不动的就拿自己原来的身份说事。

你还不能说它,一说就是污蔑国粹,数典忘宗。这世界上的坏人,最拿手的就是把自己和正义捆绑在一起,贪官就喜欢把自己和改革开放绑在一起,你说他贪,他说你不懂改革;你要反腐,他说GDP要掉。

结果就是这些臭蛋,成天的苍蝇乱飞,搞得整个篮子乌烟瘴气,好东西越来越少,糟粕越来越多。不良资产拖久了就变成了代账坏账,只能打包卖给股民。

徐晓冬自然不是什么正义的化身,说白了就是一个横冲直撞的刺头。这个刺头刚刚刺破了点皮毛就被摁地上抄党章了。

其实想想,传统武术这玩意儿,真假又有什么重要呢?乐呵乐呵得了,谁还真指望靠这防身啊,警察叔叔都不答应。

以后还会有徐晓冬的。

本文发表于微信订阅号“凰家智囊团”(微信号:dinglituijian),原标题为《徐晓冬一拳打碎的 是这个时代一颗无处安放的睾丸》,作者为小凤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