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为马


以梦为马

1

我做了一个梦。

这是世上的仙境。我身处一片繁茂的森林之中,高大的苍翠枝叶像一张稀疏的网。阳光倾泻而下,吻着我的身。我的旁边是一条小溪。溪流清且浅,像一条柔滑的丝带穿过怪异嶙峋的石头,我顺着溪流走,又见到被惊拢到的小鱼,摇曳着身子向水草更深处漫溯。隐隐听见冷冷作响的水声,不觉加快脚步,只见溪流从半米高的坡度奔流而下,形成一个轻微的弧带,然后淌淌地滑过一块颇大的长满青苔的石面。我仿佛听见谁的呼唤般,一直走一直走。身影隐没在无垠的尽头。

醒来的时候,阳关正隔着玻璃打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耳机里班得瑞的乐曲还在诉说一个悠悠的梦。扯掉耳机,关闭音乐,把手机放在兜里,忽忽洗漱一番,和同学一块到教室上下午课。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老师是二十几岁的漂亮女老师,有时我竟不明白是喜欢听她讲课,还是喜欢她的人。她兴致勃勃的讲述海子的生平。

“他是个以梦为马的诗人,做着关于“王”的诗的梦,他没有成为“王”,但却成为值得敬佩的“王子”……

2

以梦为马,枕的是回忆。

我常常觉得上了大学是一件幸福的太过美好的事,以至于我时常怀疑这现实的真实性仿佛在经历一场梦。神经似的我常常在睡梦中做着无限大的试卷,梦里的题目都非常真实,我都不曾怀疑这只是梦一场,然后往往都是铃响了,周围的同学都起身离去,自己焦急地做最后的演算。老师径直走过来夺过我的试卷撵我离开。我就这样失魂落魄的离去。一股无形的忧伤就这样一直持续到自己醒来。

要在床上躺很久,才能醒悟。那样的日子已经永远的离我而去了。庆幸的同时难掩内心的忧伤。

3

北方的天气极其晴朗,蓝色布幔般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飘零。风太大了,走在路上,觉得自己只要展开双臂,顺着风,就能扶摇而上到天际。此时此景,令人想到,西藏的边陲村庄,一望无际的肥沃土地蔓生出柔嫩的小草,微风轻轻的在它们耳畔细语。几只牛羊禁不住诱惑从村庄里跑出来,狼吞虎咽的啃食。一个孩子甩着长鞭,气喘吁吁地从山坡上跑下来,他就是那牛羊的主人……

这样想着,忘了走路,听见同学在前面催促,你干嘛呢?快点!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比如,某日,我和寝室几个哥们去饭馆吃饭,有人提议喝酒,我大气的干了一瓶就醉了,我倚在椅子上,傻傻的看着旁边的一缸金鱼。这是一缸观赏鱼。狭长的身躯上覆满颜色不同的饱满鳞片,有白色的,金黄的,也有红色的,它们悠闲地摆动着鳍,在水里游来游去,仿佛是一个在舒缓音乐伴奏下的舞蹈。它们圆鼓鼓的双眼时而不时就瞪上了我。突然就为它们的无知悲哀,假如我是一只鱼,如此被圈养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自由的活,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

可突然有一天,当我沿着河岸走,我又想起了那一群鱼,突然闪过奇怪的念头,我每天呆在同样的地方重复同样的生活,和被囚禁的金鱼又有什么不同。我忽然想到要出国。但转念又想,地球放眼整个宇宙又是何其渺小,我们就是这样毫无自由而言地生活。我徒劳无力的伤悲了很久,终于明白了鱼的舞蹈的意义。生命让我获得重生。

4

或许以梦为马才是形而上的自由,在现在与过去,梦境与真实中穿行,仿佛在经历一场虚幻的电影,拥抱了整个世界,拥抱了整个宇宙,拥抱了整个空间。

爱因斯坦说:绝对的东西是不存在的,那么以梦为马,寻求相对意义上的自由是我一生的追寻。

(文/新邮传媒 七寻)

注:题目出自海子的一首同名诗,现一般指把自己的梦想作为自己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6 comments

  1. 陈碧媛 Reply

    以梦为马。很赞同笔者的一些观点哈,但就算我们是生活在世界里的小小鱼类,我们也可以在这个被圈住的海洋中遨游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