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是默默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还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在奋斗中扫清那一切,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去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去了;睡了也许还会做梦。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

——朱生豪译

你以为我要说《哈姆雷特》?

我想说的只是这个问题——“选择”。

圆的,亮晶晶的,让人满心欢喜的,你会选择月亮,还是六便士。

一个在天上,你能看见它完美的轮廓,嗅到它如水的柔情,可是你伸手只能握到满手冰凉的空气。

另一个在地上,就满满当当的铺在你脚下,你一只手可以握住六便士,可以买到一块最廉价黑面包。

你肯定可以想到这个故事的结局,但你也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故事。说起来,这就是个天才的故事。天才啊,那是离我们普通人最遥远的生物,他们离经叛道,他们打破常规,他们藐视贵族视金钱如粪土,他们不修边幅游离与世俗之外,他们理直气壮的抛弃家庭,责任,他们的眼睛里有神经质的火焰,他们行为的有令人恐惧的魔力。普通人会叫他们疯子,会厌恶,嫌弃,唯恐避之不及,然而在他们取得成就后,世人会为他们所有的不同寻常找一个完美的借口——那是天才啊,天才做什么都有天才的理由。

可是天才从不知道自己是天才啊,天才从不确信自己会成功,只是魔鬼抓住了他们的灵魂。

“我怀疑他的灵魂里是否深埋着某种创作本能,那种本能虽然受他的生活环境所抑制,却像肿瘤在活体器官中膨胀那样顽强地生长着,最终控制了他整个人,迫使他不由自主地采取行动。”

梵高为什么割下了他的耳朵李白为什么天子呼来不上船

尼采为什么被鲁迅称为疯子

布鲁诺为什么用生命捍卫日心说

苏格拉底为什么拒绝越狱

阿基米德为什么对闯进家门的罗马士兵只说一句别弄坏我的圆

查尔斯史崔兰为什么选择烧掉自己一生的心血,然后死亡

……

魔鬼抓住了他们的灵魂,他们选择对魔鬼俯首称臣,选择屈从内心咆哮的渴望,那些疯了一样的追求啊,我也许并不是天才,我也许从今往后注定颠沛,可是此时此刻,每时每刻,我绝不后悔释放灵魂中喷薄的向往。

“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一生好像欠缺点什么。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

“一般人都不是他们想要做的那种人,而是他们不得不做的那种人。”

我们抬眼看了一眼月亮,然后弯腰捡起了六便士。

怪我们不是天才吗?只是我们选择锁住那只魔鬼。

我们选择了一条相对平稳的,有更大可能会幸福的度过一生的路,那就不要在另一些人踩着六便士,走在微乎其微会成功的路上时,露出艳羡或嫉妒的眼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